再议河南的新型城镇化建设
再议河南的新型城镇化建设
作者:唐微 来源:经济教研部  时间:2021-12-06

  河南的新型城镇化建设,切入点是新型农村社区。把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真正办好不是那么简单的,在实践当中,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,具备条件了,农民会抢着进社区,不让进也进。相反,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的经济基础,你怎么让他进他也不愿意进。河南在推进这项工作的时候并没有“一刀切”,而是因地制宜、分类指导,“摸自己挎兜里的钱来办事”。


  大致可分为四种类型:


  类型一,经济发达县(市)。该类地区经济基础好,三次产业呈现出二、三、一的特征,且二、三产业增加值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超过90%以上。县域综合经济实力位居全省前列,政府财力较为充裕,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高,民间资本较为雄厚,非农就业比较充分,具备建设新型农村社区的条件。但这类地区发展转型任务重,如隶属于郑州市的新密市,该类地区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过程中不差钱,可以整合农业、水利、交通、环保各部门的涉农项目、资金等各种资源,全力推进农村新型社区建设。


  类型二,工业化水平高的县(市)。该类地区工业基础较好,主要是资源型加工业,工业增加值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较高,县域综合实力比较强。但是主导产业与农村经济耦合程度较低,农业和农村经济游离于工业化进程之外,农民就业不充分问题依然存在,呈现出工农分割、城乡分离的二元结构格局,如河南平顶山舞钢市。舞钢因矿建厂,因厂设市,工业结构单一、“一企独大”,工业结构表现为重型化、大型化特征。舞阳钢铁公司发展壮大,与当地经济尤其是农村经济难以有效地耦合嫁接在一起。同时,作为支柱产业的钢铁工业又带有资本密集型、技术密集型的特点,不是当地可以凭借简单的劳动和技术就可以介入的。这种工业化发展带来的结果是,当地名义GDP高而实际居民收入少,富财政而不富民。它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过程中,把新型农村社区纳入城镇体系,与中心城区、中心镇区一体规划建设,确立“1个中心城、4个中心镇、17个中心社区”的城镇化建设格局,将全市190个行政村纳入这一体系之中,形成“城—镇—社区”联动发展的一体化局面。推进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与产业聚集区同步推进,做大做强钢铁、纺织、旅游“一黑一白一绿”三大产业,为城乡一体发展构筑坚实的产业支撑。


  类型三,传统农区县(市)。该类地区农业基础条件比较好,农产品资源丰富,农业增加值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较高,农业产业化势头良好。主导产业主要以农产品加工业为主,工业发展已经有了一定基础。但该类地区经济发展整体上欠发达,县域财力不强,工业化尚未充分展开,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任务较重。这类地区在河南省占有相当的比例。如信阳市潢川县,呈现出传统农业县、经济欠发达县、矿产资源匮乏县相叠加的基本特征。“三农”问题一直是潢川经济社会发展中必须面对并要加以解决的现实问题。基于此,潢川立足自身优势,把农业资源与加工业有机耦合在一起,走以农业产业化带动农区工业化、推进城镇化的内生性发展之路。形成花木、中华鳖、生猪、羽毛、水产品及粮油加工六大特色农业板块,拉长产业链条,启动工业化进程。引导以食品工业为主的农产品加工业集中布局在城西的产业集聚区,同时利用传统物流优势,在城东布局开发区,形成了“一城两区”的城市化格局,提高城镇化水平。以产业集聚促人口集聚,引导农村人口向城镇集中,顺势而为调整农村居住形态,启动新型农村社区建设,深化城镇化进程。在这个以农业产业化起,经由加快工业化进程,最后落脚到城镇化水平不断提升的发展链中,农业产业化是起点,工业化是核心,新型城镇化是结果。


  类型四,粮食主产区县(市)。该类地区粮食生产在农业生产中占有较高比重,是粮食生产的重要基地,承担着国家粮食安全的重任。但这些地区往往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都比较低,既缺乏强县的产业支撑,也少有富民的项目带动,内生发展能力不足,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偏低。如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,由于经济实力有限,没有能力全面推进以新型农村社区为切入点的新型城镇化,也不能提供足够的非农就业岗位为人口转移创造条件,又不能坐等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水平才推进新型城镇化。从淮阳的实践看,其是通过借助外力与培育内生发展能力有机结合,充分利用外部城镇化的拉动作用,促进农村劳动力向县域外转移,而后大力发展县城和中心镇,提高城镇综合承载能力,来解决城镇化发展问题。


站内搜索
 

地址:辽宁省铁岭市凡河新区松花江路17号
公安机关备案号:21120202000045 电话:024-79686077

辽ICP备09002986号-1 主办单位:中共铁岭市委党校  版权所有:中共铁岭市委党校